竹工凡木

日子很长很慢很短很挠人

其实,不是长大了就会变得麻木,而是只有少年人才允许柔软吧

实在是可感动的事物太多,一颗真心无处安放

人人都是逢场作戏的时候,比的不过是演技,没有陌生人在意你是不是真性情

不知道怎么拒绝别人的好意,有时候会手足无措,也许笑着说谢谢,欣然地接纳才是最最恰当的吧

飘忽的,从不扎根的文字,才能给予我安全感

也许是习惯了独处时的面无表情,气场似乎有拒人千里的魔力

学校是一个巨大怪兽

荤素不忌
我所知道
它庞大身躯已经吞噬我很多很多宝贵的时光
我生命美好的部分
都耗费在不停的抗争
我若想要真正反抗
首先我不能认输
我要有很漂亮的成绩
然后叛逆
打破规则
可惜战斗越来越吃力
我知道自己的不认输
已经使自己实际上筋疲力尽

时而怀疑
时而哀叹
为什么自己不是天才
能够对巨大的怪兽
嗤之以鼻

在战斗中
同归于尽是愚蠢的
所以我一直勉力维持
好学生的形象
叛逆是骨子里的
可是理性也是叛逆的一部分

于是
最后
我不晓得自己的输赢
我只知道
我现在终于博得一点可以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情的权利

即使没有同归于尽
这代价也已经够大了
一己之力
打败怪兽实在
只能是奥特曼
才能做到的事

成为遵循心意活着的建筑师

妥协的后果

无法安然独自,结局是再也无法外露浓稠黑暗,光明的世界里只有平庸的光明才能安然无恙

人们就是这样成长的,不是么,磕磕碰碰,阵痛中破蛹,炙烤中涅槃